关闭

举报

  • 提交
    首页 > 娱乐八卦 > 正文

    无奈!大衣哥朱之文被村民认为一年赚几十个亿,钱多的花不完

    信息发布者:liuweike
    2019-06-27 18:02:27    回复:0    点赞:0

    原创 拾光MEMORY

    今天我们来聊一聊大衣哥朱之文的近况。

    前两天,我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。

    “大衣哥”晒村民7年欠条,还被村民疯狂跟拍,不堪其扰。

    九年前一首《滚滚长江东逝水》的播出,彻底打破了这个村子的平静。村子里那个“穿着军大衣种地的农民”突然红了。

    他就是朱之文,走红后,节目和商演纷纷找上门来,他的收入和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  01

    “被”直播的大衣哥

    前段时间新京报的一个采访组来到山东省菏泽市单县朱楼村,实地观察大衣哥朱之文的日常。几名记者在朱楼村呆了5天后,写了一篇7847字的长文,可以说是比较全面地再现了围绕着大衣哥所发生各种人和事。

    虽然在九年前,人们对于“网红”、“流量”、“粉丝经济”这些词汇并不了解,而时至今日,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兴起,邻居们发现,靠拍朱之文的视频发在网上,一个月能挣到过去一年种田的钱。

    于是,智能手机代替了锄头,朱楼村的村民们离开田地,聚集到了朱之文的院子里。

    大衣哥家里,每天涌入几十号人,拍视频,做直播,大衣哥上个厕所都有人要挤进去。大衣哥完全失去了个人生活,个人住所变成了公共场所,人们想进就进。好像大衣哥就该为大家做无私奉献似的。整日不得清净的大衣哥,最盼望有快递,从村里到镇上,六个快递点转下来,需要半小时,可以暂时逃脱围追堵截。有时候天黑了,人还不肯走。

    看了下这篇报道后面的网友留言,网友几乎没有不同情大衣哥的。

    f2f7048530fc423ba4770edbcc6013fa.jpg

    ▲山东省菏泽市单县朱楼村,村口竖着路牌:“朱之文故乡”。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

    在当下流行的短视频平台里,只要输入关键字“大衣哥”,就能刷出来成百上千条视频,而只要跟“大衣哥”相关的用户名,粉丝量少则几万,多则上百万,即使这些人跟大衣哥并没有什么关系,不得不说,他们用自己的行为,很好的诠释了“蹭流量”这三个字的含义。

    无奈!大衣哥朱之文被村民认为一年赚几十个亿,钱多的花不完

    无数村民更是从天亮开始蹲守在他家门口,只求拍到大衣哥发到短视频平台赚钱。

    这些人在拍什么?

    这些人什么都拍!或者说他们什么都想拍!

    “大衣哥”浇个地,有132万的点赞;“大衣哥”洗件衣服,也有20多万的赞。

    无奈!大衣哥朱之文被村民认为一年赚几十个亿,钱多的花不完


    无奈!大衣哥朱之文被村民认为一年赚几十个亿,钱多的花不完


    朱之文说,自己每天早起的第一件事就是下意识抬头看,窗子外有没有摄像头或者手机。

    因为每天从清晨开始,就会不断有人狂敲自己家的大门,口中还喊着“大衣哥”。为了能拍到他,许多人甚至会爬到墙头上去。大门打开的一瞬间,大家蜂拥而入,其中有真实喜爱他的粉丝,而更多的是拿着手机来录像和直播的人——不少都是熟悉的面孔,比如他的邻居们,或者隔壁村子里的老熟人。

    因为不堪其扰,前段时间,朱之文把从前破败的大门重新修缮好了,安上了39根10厘米长的铁钉,写上警告:“私人住宅严禁闯入,攀爬危险,后果自负”。不过即使这样,也依旧抵挡不住“热情”的人潮。

    无奈!大衣哥朱之文被村民认为一年赚几十个亿,钱多的花不完

    很难想象,如果他们中大部分人,有个人权利意识,懂得他人权利不能侵犯,会把大衣哥家里当做公共场所,毫无顾虑地想进就进?

    有人说,这是网络时代、流量时代带来的灾难。

    或许吧,亦或是网络只是将人的自私和野蛮放大了给人看。

    02

    朱之文,好“惨“一男的!

    他挣钱后,出钱给村里修了桥、铺了路。邻居和村民纷纷找他借钱,最多的一户借了50多万,没有一个要还的意思。

    2012年,朱之文为村子修了路,给那条路立了碑,写着“之文路”。碑却被砸了,稀碎,碎了一地。
    朱之文给村里买了健身器材,结果刚过了一天,晚上就被人挖了土。只能再花300元请工人把器材全挪到了自家院子里。
    朱之文买个东西的都要被人加价。朱之文出门买绳子,一捆要100元,朱之文从城里打车回村,15公里路要价100元。
    给村里交垃圾费那次,三万元,朱之文发现没人念他的好,第二年,他不愿意交了。平摊到每个人头上,是30元,村民们反过来骂他,在接受央视采访时,村民们说“每一家给一万元,再买一辆车,才记你的好。”村支书朱宇诚也说:“包括县里镇里都是极力地培养他,不然他根本走不到这一步”。 现在,很多村民靠拍朱之文赚了钱, 村支书朱宇诚说,十个指头都有长短,大部分人还是感谢他的。

    ----综合: 剥洋葱people《“大衣哥”朱之文:每天被直播的生活》


    这几年,商演越来越少,他去找村民还钱,反而遭受到了刻薄的冷言冷语。

    无奈!大衣哥朱之文被村民认为一年赚几十个亿,钱多的花不完

    在他们眼里,朱之文的钱“花也花不完”,可他们忘了,这完全是朱之文的个人努力,与他们毫无关系。

    可当朱之文捐钱修路,回报他的又是什么?

    村民指责他修的路太少,甚至把村里立给他的功德碑砸掉。

    无奈!大衣哥朱之文被村民认为一年赚几十个亿,钱多的花不完

    朱之文在许多村民心中被认为一年赚几十个亿,钱多得花不完。这样的心态下,大家觉得他的付出理所当然,朱之文家里有一箱子欠条,总金额超过一百万。

    村子里,找他借钱的人越来越多,“大家就觉得他应该怎么怎么样,过年要他发红包、找他借钱,没人理解他。”

    可笑的是,也没有人打算还。

    无奈!大衣哥朱之文被村民认为一年赚几十个亿,钱多的花不完

    朱之文说,他房子建得漂亮一点,三餐吃好一点,会被认为炫富;妻子打扮入时了,被村里人说成“越来越像城里人了”;下地干农活,又被认为是故意作秀。

    人性最大的恶,是见不得别人好。

    某些人的淳朴在利益的趋势下,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  人性的丑陋,更是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    相声演员岳云鹏,也曾有过类似的苦恼。

    无奈!大衣哥朱之文被村民认为一年赚几十个亿,钱多的花不完

    他说,出名之后找他的人突然多了,认识不认识的都想要请他吃饭,硬着头皮去了以后,却发现没一个人说他好话。

    这就是典型的酸葡萄心理:

    大家都一样的出身,凭什么就你出人头地了?

    你成功了只能说明你幸运,并不代表你有实力。

    真的是这样吗?

    朱之文从小热爱音乐,不顾家人与邻居的耻笑,每天在田埂与工地里练习发声,41岁才走上舞台。

    岳云鹏13岁离家,受尽白眼与奚落,在德云社期间埋头学习与琢磨技巧,这才有了之后的精彩表演。

    那些人只看到了他们成名后的风光,却没见过他们在最灰暗时光里的无奈与坚持。


    03

    罗素说:“穷最可怕的后果,是让穷扭曲了自己的思维。”

    走红的人很多,但很少有人像朱之文这样,有如此大的矛盾和争议点存在。或许从9年前草根逆袭的那一刻开始,就注定了他会一直受扰于这种名气带来的“反噬”之中。

    他的成名给他带来的,不是好处,不是体面的生活,而是无穷无尽的麻烦。

    这些麻烦,全都来自当年嘲讽他成不了大事的乡亲村民。

    大家可以一起穷,却见不得自己穷别人富。

    鲁迅先生说: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,来推测中国人的,然而我还不料,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。

    所谓穷而不怨,穷而不酸,就是说即使自己的财富贫瘠,也不要满怀恶意看待他人。

    有钱有什么了不起?有钱确实没什么了不起,只不过人家的一分一厘,是凭自己的本事赚来的。

    我们看到别人外表的光鲜,却没见过他们挥洒的汗水和努力。

    所以,我们有什么权利去耍无赖、倒酸水呢?

    我是本文作者拾光君,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看法。


    0
    !我要举报这篇文章
    网友评论
    声明 本文由乡镇港注册会员上传并发布,乡镇港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乡镇港立场。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!